首页  »  強暴虐待 » 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3
被虐待的痛苦让我用力曳动纤细的腰肢,左右扭转丰腴的臀部挣扎着。

    我用力摆振着耻丘试图甩掉插在阴道里的鸡巴。

    下体上黝黑的小小一撮阴毛在饱满而凸起的玉白耻丘上,随着骨盆上上下下

    摆动而随之起起落落。

    捱着插的小穴也随着耻丘的摆振,随之使得束住阿大男根的小阴唇磨转着他

    的下体,看起来就像是我淫荡的在迎合阿大的抽插。

    「呜?!呜!呜!」。

    从我的喉咙迸出了痛苦的哀号,阴道里也随之收缩,夹紧了阿大的鸡巴。

    「哼哼,爽了齁?腰动的这幺厉害呀!是有多想要啊,嗄?」。

    接手拍摄的大支,从录影机的视窗里看着我在地上扭动挣扎的身躯笑着说:

    「是上面的嘴里含的鸡巴比较好吃,还是下面的嘴里塞的香肠比较好吃啊?」。

    「呜……呜……呜……」。

    我含着鸡巴泪流满面。

    一点都不爽!被人强暴只会有不舒服而已,怎幺可能会爽?可悲的是我受到

    这样的羞辱却无力反抗,连想辩白几句都因为嘴巴被小伟的鸡巴堵着,说不出话

    来!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发出「呜呜呜」

    的闷哼声,做为微不足道的抗议。

    他继续用言语凌辱我:「嗯?学妹?还是挨学长的大鸡巴插穴最爽了,对吧?」。

    我屈辱的又掉下眼泪。

    这时,伴随着小穴里的鸡巴的冲撞变得更激烈,乳头上传来更加剧烈的疼痛

    ,原来是阿大被我挣扎收缩的阴道吸到了高潮,快感使得他加速了下体的冲刺,

    干我时更加用力的紧捏住我的乳头。

    「啊!啊!嗷!噁!」。

    哀号转换成了惨叫,我在地上反侧着。

    在惨叫声中还不断的被小伟用龟头玩深喉!「啊啊啊!…喔!…爽了!爽了!……喔!喔…!」。

    不断升高的快感令阿大嘶吼着:「喔!…涵琪…你好会夹!好会夹!喔…!」。

    「喔!……爽了!爽了!…喔!…爽了!爽了!」。

    欢愉伴随而来的肌肉收缩,痉挛,让他的双手捉紧了我的乳房,这使得捏在

    我乳头上的指头更向上的拔起了我的乳头。

    而阿大则是沉浸在欢愉中:「喔!……涵琪……喔!你的鸡掰…喔!…喔!

    肉紧……!」。

    「嗷?!」。

    我痛得飙泪!不住的尖叫挣扎,在他们的胯下扭动着娇躯惨叫,更厉害得甩

    动下体想逃。

    痉挛的小穴里面反而收缩得更用力,结果把阿大的鸡巴嗉得更紧。

    「喔!喔!喔!…又紧了!又紧了!…喔!」。

    阿大果然爽得受不了了,大呼:「…喔!喔!涵琪!涵琪!你这只母狗的鸡

    掰肉太紧了!喔!你这只母狗…好会夹!好会夹!」。

    他高声地叫着:「…喔!受不了了!涵琪!一起高潮吧!」。

    「啊!!!」。

    在我奶头被扯到最疼的时候,阿大到达了最高潮!就感到阿大的龟头在我小

    穴里一涨,紧接着瞬间一缩,他的男精就如洪水破闸,奔腾爆发,万千只蠕动的

    精虫就随着他的滚烫的淫欲一起喷泄进了我的体腔里。

    「啊啊啊…!我高潮了!我高潮了!喔…!喔…!」。

    阿大嘶吼着,欢娱的沉浸在射精的爽快之中。

    射精时的肌肉收缩,让阿大更用力的捏住了我的奶子,把我的两个乳房钳到

    了最紧!而且也拉到了最高。

    「啊啊…!」。

    我的乳房上传来一阵阵撕扯的剧痛。

    浓浓的精液在我的剧痛中飞速的射了进来,灼热的黏浆一股股击中了我的子

    宫,在我的小穴里爆开来!「噢!!!噢!!!噢!!!」。

    我含着插在嘴里的鸡巴瞪大了眼睛,在他们的胯下声嘶力竭的惨嚎着。

    阿大握紧了我的乳房,仰起了身子,抽搐着把他的下体紧紧的贴在了我的下

    体上,说:「喔!…我肏…!涵琪!你这只母狗!你这只母狗…喔…!!真好干

    …!真好干!」。

    「噢!噢!」。

    随着快感的消褪,阿大趴在了我的身上呻吟着,他的双手还是用力的攀着我

    的乳房。

    膨大的龟头在我的小穴里面一跳一跳的,每一跳就一股热流随之喷溅到我的

    小穴里。

    我僵硬的腆着腰,忍受着他射出的精液重击在我的花心上。

    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阿大的射精过程中停了下来,连包厢的音乐和小伟的抽

    送都好像停止了,在茫然的空寂中,我只感觉到还在我的小穴里面垂死跳动的鸡

    巴,以及腆起腰来绷紧了的身体,而我挺起来的胸脯正随着我的喘息大力的起伏

    着。

    「喔…!」。

    他紧绷的身子终于松懈下来,插在我小穴穴里的肉棒虽然还是硬梆梆的,不

    过也慢慢的失去方才的膨大,渐渐的疲软下去了,但是还是在我的阴道里一抖一

    抖的抽搐着。

    我放松了身体,仰躺在地上,无神的双眼仰望着上天,认命的等着阿大把他

    的髒东西在我的身体里排泄乾净。

    小伟跨骑在我脸上,我嘴里噙着他的鸡巴,双手交叉着被大支扼在头顶上方。

    双唇被含在嘴巴里面的硬物前后抽送,我愣愣的看着压在我上方来回曳动的

    阴影。

    感受着阿大在我身上的喘息,和那条在我阴道里不断喷泄秽物的阴茎。

    那条在我小穴里面的鸡巴在垂死的跳动中每抽搐一次,就吐出一股浓精喷射

    到我的身体里,黏答答,烧烫烫的髒污从他的鸡巴口里吐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在

    我的子宫里爆浆,同时也把耻辱的印记喷射到我的心坎上。

    随着小穴里的鸡巴疲软的死去,我的泪也跟着从眼角流了下来,又一个男生

    用我的身体发泄了他的兽欲。

    我是一具肉便器,一个肮髒的公众厕所,张开大腿当马桶,让大家排队轮流

    上。

    男生们都随意的把他们的精液发泄到我的身体里。

    豪玩完了换大支玩,大支泄了之后是阿大上,阿大骑了我还有小伟在排队,

    等阿大上完了,就要轮到小伟来上,而我只能无助的躺在Ktv里张开双腿给他

    们做便器,乖乖的接受他们把秽物排泄在我的身体里,没有人管我是否愿意!也

    没有人介意我是否在乎!在时间的空白之中,我不停的流着眼泪。

    等待阿大把他的精液在我的身体里排泄乾净的时间彷彿静止了一世纪那幺久

    ,小穴里的鸡巴终于被拖了出去,我感到阿大从我张开的两股之间起身离开,他

    那条棒槌在退出我的小洞洞的时候失去力量的萎荏了下去,带着灌注到我身体里

    的精液从我的阴户中垂落,黏黏白白的体液顺着我的肉缝漦流而下,沿着我的会

    阴流到我的股沟,然后滴沥而下。

    我软瘫了下来,高举的两只脚丫缓缓的落到了包厢的地板上,然后弯屈着的

    膝盖无力的向两边分开倒下。

    凌乱的衣着再无法覆盖住我的胴体,漆黑的长发披散在我的脑后。

    裸露着肉体的我就这样像只翻过肚子的青蛙一样。

    屈着膝盖,张着大腿,露出雪白柔软的肚皮横陈在KTV的地板上。

    脸上还压着一个下体赤裸,正在抽动屁股的男生。

    跨在我脸上的小伟正卖力在我嘴里抽送他的鸡巴,肉棒反反覆覆的推挤着我

    的唇,在我嘴里进出着。

    遭受到摧残蹂躏后的我无力的呜咽着。

    阿大从我身上爬起来,顺势坐在我的两腿中间,伸出一只手。

    抚摩着随着我的呻吟起伏的洁白的腹皮。

    然后沿着我软嫩的腹皮滑下,摩上了我的耻丘。

    指端旋绕着在这耻毛丛生的突起上把玩我的体毛。

    然后顺着下体的曲线滑落,用四只指头抵在了我刚刚被他在里面射过精的阴

    户上按压。

    他用中指和无名指的指腹在我湿淋淋小穴缝上揉摩,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手指陷进了我的两片大肉唇之间,顺着我的小穴缝隙上下的游移

    着,然后绕着小阴洞的入口处慢慢的画着圈,搓揉着我的小肉瓣。

    揉着揉着这两根指头就滑入了我的小穴里,在小穴的口上缓缓的抽送指尖掏

    着我的小阴洞。

    阴户里的淫水,精液顺着他的掏弄涌出,流了阿大一手和一地。

    「涵琪,嗬!真爽!一定要找时间再干你一次。「阿大说着起身,随手把流

    到手上的精液抹在我大腿根部的丝袜上。套到腰际的紫色丝袜在裤裆中间上被撕

    了个大洞,露着凸起的三角洲。布料张力勒出紫色丝袜和洁白肌肤的分界线,突

    显出饱满的耻丘上那丛乌黑柔亮的阴毛。在左右张开弯曲着倒向两边的双腿中间

    ,可以清楚的看见处女紧緻光滑的小蜜唇禁不起一再的摧残,开始充血变得憔悴。原本娇嫩饱满的阴阜开始红肿,本来深藏在小缝缝中间紧闭的小洞口现在无力

    的微微张启着,从小洞洞里面慢慢的流出了浓浓白白的黏液,牵着一条长长的银

    丝,缓缓下坠着,一滴一滴的漦落在地板上。我感觉到塞在我口腔里那只硬硬的

    东西向外滑动,小伟把插在我嘴里的鸡巴拔了出去。鸡巴上面软软的包皮移动着

    摩娑过我的颚、我的舌。那根肉棒在离开我的嘴巴时候还拖着那颗大大龟头后面

    的肉稜子擦过我的口腔、我的双唇,然后发出「波!」

    的一声,从我的双唇中间离开。

    我黯然的垂下眼皮,想转过脸去。

    几络乌黑的青丝垂覆在我白皙的面容和娇艳的红唇上,晶莹的泪珠犹挂在我

    长长的睫毛上,而微微肿起的朱唇边上更尽是白浊浊,湿淋淋的水痕,那是被大

    支的阳物凌辱糟蹋后和小伟鸡巴强暴肆虐过的痕迹。

    小伟从我的身上爬起来,然后跨过我的身体。

    我看着悬吊在他下体那黑煳煳、软趴趴的肉囊上面,正昂扬怒张着一支坚挺

    硬翘的大鸡巴。

    那一条等一下要用来侵犯我身体的丑陋凶器,在侵犯过我的小嘴之后已经变

    得更张扬、更凶暴。

    鸡巴顶端暴涨着一颗像鸡蛋一样的龟头,令人看了更憷目惊心。

    果不其然,他一离开我的脸,就立刻擓着我的腿把我拉过去,把他的下体对

    着我分开的双腿中间,用那支我含吮过的凶器插入了我的身体。

    刚被射过精的小穴里充满了黏黏滑滑的液体,因此小伟的鸡巴很容易就插了

    进来。

    认命的我身心俱疲的躺在地上,木然的随着下体传来的抽送,神情涣散的捱

    着小伟的抽插。

    只想着让他赶快泄完之后结束这场恶梦。

    小伟每一顶,我的乳房就跟着晃一下。

    大支说话了:「干,学弟,你这样插,她都没反应耶!」。

    「我爽就好了,谁鸟她啊?」。

    小伟一脸不爽的回应着,但是鸡巴干我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我依然无力的张着两腿,从顺着配合着他的抽送。

    乳房一直在前后微微摇晃着。

    「不然现在是要怎样?她都已经被你们干翻了」。

    「要刺激她,让她爽啊!」。

    大支说:「除了鸡巴的快感之外,还要创造视觉和听觉的享受啊!」。

    他压低身子凑近小伟说:「你不觉得干一个没表情没声音的婊子,就跟插香

    蕉皮一样无聊吗?」。

    小伟想想,说:「妈的,也对。我打手枪的时候还放片AV咧!」。

    他笑了:「那就玩一点特别的好了」。

    说完就从我的小穴里抽出了他的鸡巴,站了起来。

    而我只是软软的仰瘫在地上不想动弹。

    麻木的看着鸡巴翘得高高的小伟,晃啊晃着他的卵蛋和肉棒伸手拉直了我的

    双腿,再把我的双臂并拢放到体侧,然后扳住我的躯壳翻转,我一动也不动,任

    由他把我翻过去。

    小伟抱住了我的腰往上提,把我的下半身拉了起来,让我屁股噘得高高的趴

    在地板上跪着。

    白色大圆领的宽版T恤衫从身上滑了下来堆迭到了纤白的后颈,乌黑的长发

    随即从我背上披散下来,半遮掩住我贴附在地板上的清秀脸庞。

    白晰平滑的背上横着一条胸罩的黑色背扣,而胸罩则被拉上去横在胸前,光

    滑的美背和两粒32D软软的洁白双乳露了出来,饱满的乳房失去胸罩支撑,像

    两个雪白的水袋沉甸甸的坠在胸前。

    凸起的乳头小小的、粉嫩粉嫩的点缀在垂落的乳尖上。

    本来光滑白皙的软嫩乳房,现在东一条、西一条的布满了阿大蹂躏后的红色

    指痕。

    阿大忍不住伸手过来抚触着它们。

    他用指背拂着我乳房上的肌肤,用指尖轻抠着我乳首的小蓓蕾。

    我的乳房随着他指尖的抚触轻轻摇晃着。

    阿大另一手的摄影机对着我的脸,拍摄着他抚弄我的乳房和我失神的迷濛的

    表情。

    我呆滞的半闭着双眼,樱唇无力的微微张开。

    耷拉着的双臂软趴趴的,伸展在我跪着的双膝的两边。

    掀翻起来的牛仔短裙从腰间垂落,包在紫色丝袜里的黑色丁字小内裤被拉下

    来,褪在大腿中段,绷成了一条黑色布索,把洁白圆润的大腿环勒出一圈深陷的

    凹痕。

    丰腴的臀肉中间深深的凹陷下去,把整个洁白臀部分成了浑圆的两球。

    在两坨白玉脂般的腴臀凹陷处的最中间,那个像桃蒂的位置,有一个泛着粉

    红的小小的洞。

    洞缘一瓣一瓣的皱褶正因为噘起的屁股而微敞着颤动。

    洞下紧緻的谿谷两边鼓胀着两片饱满的大肉唇,两片肥嫩的大肉唇包夹的紧

    緻的谿谷中间,像蝴蝶展翅一般的吐出了两片粉红色的小小肉瓣,两片小肉瓣因

    着我噘起屁股跪着的姿势,像初绽放的莲蕊般微微张开。

    整个臀部像极了一颗肥嫩多汁的水蜜桃。

    现在这一颗肥水蜜桃正是湿淋淋的,因为刚刚遭到大家的轮流奸淫之后,灌

    注在阴道里的精液被肉棒插进来一阵翻搅,被捣成一片白浆,从我的小穴里满溢

    出来,煳得我下体上到处都是。

    阴毛也被这些白浆弄得黏煳煳,白浊浊的一片狼藉。

    余沥正从湿漉漉的两片小蜜唇中间的小罅缝里淌下,流到了两腿中间那聚成

    一撮的阴毛尖尖上往下滴沥。

    「这次是要从后面插进来吧?」。

    我木然的想着,像具死尸一样两脚开开的伏在地毯上,等着小伟把他的鸡巴

    插进来。

    唾液从我微张的嘴角流了下去,和眼泪一起濡湿了我的脸颊和周遭的地毯。

    反正我已经无所谓了,我的身体已经被他们这几只肮髒的禽兽玩弄过了,连

    肚子里都饱胀胀的被灌满了精液,身上再沾染多一点或少一点秽物又有什幺差别

    呢?反正该来的总是要来,抵抗也没有用。小伟来到了我的身后,把他的髒手我的屁股上在拍打着,然后在我的两片臀

    肉上又挼又抓,尤其是他那两只姆指,就抵在我的外阴部上旋转揉压。

    我的两片小蜜唇就随着他姆指的揉转一开一合,流着黏液的小穴一张一阖的

    摩擦发出嗒!嗒!的声音。

    「呵呵呵呵,美景啊!」。

    小伟揉了一会儿,用一手的拇指抠着我的外阴向外掰,另一手就伸出食指插

    进了我被扳开的小阴洞里,在里面旋转着抠弄,空气随着小伟手指一进一出的钻

    动进入了我的小穴,和阿大射在我阴户里的精液搅拌在一起发出了「咕啾!咕啾!」

    的声音。

    小伟一边用食指在我的阴户里搅动抽插着,一边对我说:「涵琪,看看你的

    小穴,都被插到流白浆了!呵呵呵!」。

    说着又塞了一根手指进来抽插我,我趴在地上,噘着屁股强忍着他的指奸。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我的下体现在已是一片狼藉,但我只能流着眼泪任他凌辱。

    他手指在我的阴道里越抽送越快,阴户里的精液因着手指的进出而溢出了我

    的小穴,刺激越来越强,「哼哼哼哼…」。

    我忍不住跟着手指抽插的速度从鼻腔里发出呻吟,小伟越抽越快,然后忽然

    放慢了速度抽插,抽出一根手指。

    「噢!」。

    我随之抽蓄了一下。

    小伟另一只手指的动作开始变成向外掏,我感觉到阴道里的液体顺着他的手

    指流出来,流过了阴阜滴了下去,我以为他又要像刚刚那样逼我吃下去,没想到

    他竟然是顺手抹在了我的臀部,把我的外阴部和股沟里都抹得黏黏滑滑的。

    接着他挺挺的直起了身子,一手扶着我厥起的臀部,一手握住他的男根,将

    他的鸡巴头对准了我的阴户,在我的肉缝里上上下下的摩娑,却也不插进来。

    我已经放弃了挣扎,心里想的只是希望他快点插进来,赶快完事。

    好让我快点得到释放,脱离这场噩梦。

    但是他并不急,用他的肉棒在我的外阴磨蹭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满意了,就

    两手按住我的臀部,挺起腰抵住我的阴阜向前一送。

    我以为他要插进来了,没想到他的肉棒竟然向上滑开,顶到了我的肛门。

    正当我以为他要重来的时候,肛门忽然传来一阵的剧痛!「啊!」。

    我惨叫着,本能的向前一倾,趴倒在地板上,想躲开他鸡巴施在我肛门上的

    压力,但是他顺势就压到了我的身上,顺着我的屁股缝想用体重把他的鸡巴用力

    的插入我的肛门。

    「啊?!啊?!」。

    剧痛让我清醒过来。

    我惨嚎着仰起上半身,挥动四肢拍打地板,挣扎着想爬离小伟的压制。

    他伸手从后面摀住我的嘴,不让我发出声音,同时又用膝盖顶开了我的一条

    腿企图插入我的肛门里。

    我一直不停的哀叫挣扎,勾起双脚踢腾着,想要挣脱他的压制。

    「学弟,插不进去喔?」。

    大支问。

    「对呀!这破麻屁眼没给人干过,很紧,又一直动来动去,不好插」。

    小伟回答。

    「干,要不要帮忙?」。

    大支又问。

    「欸!好啊,学长帮我把她抓牢」。

    小伟说。

    我瞪大了眼睛惊惶的听着他们的对话,拼命的扑打地板,哀求、挣扎,但是

    被摀着嘴使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一直从喉咙中发出悲惨的嘶嚎。

    「呜!呜!」。

    大支过来坐在我的面前。

    我瞪眼看着大支,死命的从喉咙里挤出哀求的声音。

    但没有用,这冷酷的家伙没有一点同情心,完全不为我所动。

    小伟放开了摀着我嘴巴的手,我立刻大声哀求着:「啊?!啊?!不要啊!」。

    包厢里的音乐声盖过了我的音量,但我还是尽力的嘶吼着:「不要啊!不要

    啊!救命啊!」。

    大支伸手把我揽到他的身上,把我挟制在他两腿之间,而我发了疯似的拼命

    扑打他,但是我的力量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

    他一手捉住我一只手,一手抓住我的头,把我摁在他胸口。

    「呜嗯嗯嗯……!呜啊啊啊……!不要啊!放了我吧!」。

    我趴在大支的身上号哭着,用仅剩的一只手不停的拍打着大支,可是我的躯

    体已经被他控制住了,这只手只能毫无作用的拍打在地面上。

    小伟一手按住我的屁股,一手乔好他的鸡巴,再一次的试图把他的鸡巴插到

    我的肛门里;我奋起身上所有的力量,扭动着,挣扎着,就是不让他得逞。

    「喔干!不要乱动啦!」。

    几次都无法插入,小伟不耐烦起来,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啊啊!」。

    我痛叫着停止了抵抗,伏在大支身上哭泣,可是当小伟乔好姿势,再一次的

    准备插入的时候,本能使我又一次的奋力抵抗起来。

    这下子惹得他火大了,在我的屁股上就是一顿暴打,打得我挺起身子来呼天

    抢地的一阵惨叫。

    大支低着头看着我受苦的表情,笑了:「哼哼哼!学妹,你的表情真讚,妈

    的,让我的鸡巴又硬了呢!」。

    接着他?腻_头来对小伟说:「老是这样插不进去也不是办法,来!你把她?腻_来」。

    小伟依言把手插到了我的胁下,把正在低头哭泣的我拉了起来,接着像把尿

    一样擓住我的膝弯把我抱起来。

    旁边拍摄的阿大立刻凑过来对着我张成M字的两腿中间取景。

    我惊惶的向他们张望着,哭号着哀告:「不要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求

    求你!」。

    小伟冷酷的架着我,大支躺到了地板上。

    我惊惧的低下头看到他仰卧在我的两腿中间,调了调位置,把他的下身对正

    了我的下体,伸手扶住他那只正冲天高昂,硬挺暴涨的硕大鸡巴,说:「好,放

    下来」。

    我勐得一惊,想起刚刚被他那只二十公分长的粗大鸡巴捅的痛苦经历,?腻

    _头来,拼命的摇着头,苦苦的哀求他们:「不要啊!学长,不要啊!不要了啊!小伟,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但是他们怎幺会放过我呢?我惊恐的看着小伟把我的小穴对准了大支的龟头

    ,狠心的放到了大支的肉棒上。

    我感觉到他那一颗巨大球体触碰在我的小穴口,惊呼起来:「啊啊啊啊??

    不要啊,小伟!不要啊!」。

    我绝望的嘶喊着。

    只感到身体一沉,小伟松手了。

    「呃……啊?啊……」。

    我哀叫起来,那一根巨大的硬物再次撑开了我的小穴,穿刺到我的身体里。

    而且这次肉棒因为地心引力,和阴道中精液润滑的关系,一下子就深深的刺

    入了我的腹腔,用力的顶到我的子宫上。

    「啊啊!啊?!」。

    我圆睁了眼,张大了嘴,仰着身子,挺着胸,小穴里被大肉棒过度扩张的饱

    涨,让我的哀嚎喊了一半就凝结在空气中,只能痛苦的呻吟着坐在大支身上喘气

    ,一对32D的乳房高耸着,随着我急促的呼吸颤动。

    小伟松开手,阴道饱涨弸裂的剧痛带来的无力,让我随着小伟放开架着我的

    手而萎顿的伏在大支的胸前哭泣。

    大支抱住我,对小伟说:「好,来,你可以干她了!」。

    原来是这样!想到要被这样变态的对待,我「嗯吭?!」。

    的一声吓得又哭出声音来。

    你们这两个变态!「呜?!我不要!我不要!」。

    我奋力呐喊着。

    回头看着身后,小伟已经跪在我的屁股后,手上还抓了一个Vodka的酒

    瓶。

    「哼哼,干!你这贱屄,不给我插噢?等等看我怎幺干死你!」。

    小伟淫笑着,语带威胁的对我说。

    我惊恐的看着他,努力挣扎着想要逃离小伟,但是身体被大支固定在胸前,

    他的双臂牢牢的箍着我,我只能扭着屁股不停的左右回顾,想弄清楚小伟即将要

    对我做的是什幺事。

    就看到小伟一只手按住了我的屁股,接着感觉到他的拇指和食指伸进了我的

    股沟,按在了我的肛门左右。

    我惊惧的看着他的动作,哭泣着不停哀求:「啊!不要啊小伟!不要啊!呜

    呜……」。

    时间彷彿静止,我的肛门随着他手指的用力逐渐的向外分开,原本在肛门内

    部的括约肌也被翻出来,一股寒意侵入身体。

    我恐惧的抖着屁股,不知所措的凝待着即将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虽然不知道会是什幺事,但我知道一定很变态。

    接着屁眼一凉,他另一只手竟然拿着酒瓶抵住了我被掰开了的肛门。

    「啊!」。

    我惊吓中倒抽一口气:「不要!」。

    还没把话说完呢,小伟握着的那只酒瓶已经用力的塞到我的屁眼里了。

    「啊!啊!啊…!」。

    突然滑进肛门的冰冷异物撕裂了我的肛门,我哀嚎着扑打着地板,用力的上

    下甩动臀部,想要摆开正在向我肛门深入的酒瓶。

    大支一手箍住我的腰,一手按住我的头,紧紧的固定住我让小伟把酒瓶插入

    我的肛门内。

    我尖叫哭泣着:「不?!小伟!你不要这样!我的屁股装不下啊!」。

    小伟当然没有因此而住手,继续用酒瓶向我的肛门里戳。

    瓶口一点一点的向我的屁股里滑入。

    我惨叫:「啊!停啊!你会杀了我!啊?!」。

    我弓起了背,收紧臀部向前退缩,想逃避这个向我直肠里滑入的冰冷异物,

    但是它挤压着我的括约肌,不停的向我肛门里深入。

    「呃呃呃……啊啊……」。

    我感到肛门逐渐在张大,酒瓶逐渐的塞入屁眼里面。

    我死命的顶在大支身上,双手不停的拍打地面,头部左右用力摇晃着,拼命

    地收屁股。

    屁股上的肉绷得紧紧的,抵拒着粗大的瓶颈向我的屁眼深入。

    「我会死……!我会死……!小伟你饶了我……我的下面快要裂开了……下

    面要裂开了啊!」。

    缓慢的插入进程加倍了我的痛苦。

    「啊……!……啊!」。

    我张大了嘴,全身不停的勐震,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

    大支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身躯,强力控制住我疯狂扭动的身体。

    我的苦痛在这虐待性的入侵中每毫米都增加着,抽紧的肛门一寸寸的向瓶颈

    屈从,张开让路给这个冰冷的侵入者。

    我无助的身体面对这污秽的污辱,能做的事只有啜泣。

    小伟狞笑着:「先用酒瓶把你的屁眼通大一点,等一下再来慢慢的干你」。

    我疼的全身乱颤,无法回答。

    瓶颈不断的深入,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肛门口的括约肌向内陷入,被推到

    身体里去。

    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现在紧紧地束在瓶颈的周围。

    我已经痛得不敢动弹了,拼命的咬紧牙根,绷紧了身体悲鸣着,忍耐着异物

    继续向肛门里面的扩张。

    出其不意地,酒瓶忽然整个向我体内滑入,瓶颈完全没入了我的直肠内,瓶

    身紧紧地抵住了肛门口,令我俩都吃了一惊。

    「啊……啊……」。

    我呻吟着,精神已是脆弱不堪、濒临崩溃的边缘。

    「嗬嗬嗬,进来了。妈的,隔着一层肉,我的鸡巴都感觉到了!」。

    身下的大支笑了:「学妹,爽噢?两个洞都很有感觉对吧?」。

    我低头趴在大支身上无法回答,两只手扶着他的胸膛,向上弯拱着提高了身

    体,收紧了臀部,趁着小伟虐肛的空档喘息着。

    我屁股里夹着一支酒瓶,在恐惧中悸动的张大了嘴喘着气,大颗大颗的泪珠

    从我的眼中往下淌。

    感觉着停留在我肚子里的那一个冰凉粗大的东西,塞着我的肛门,充满了我

    的身体。

    我咬着牙忍耐,夹着屁股一动也不敢动,下身前后两个洞口都被撑成饱张的

    圆紧绷着,彷彿一动就会爆裂。

    腹部前后各有一个异物填塞在肚子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的饱胀感。

    「刚刚不给我干是吧?现在我就叫酒瓶来插爆你!」。

    小伟的淫笑着,对我说:「插完之后还要用我的鸡巴再干你一次!」。

    说着他就拉着冰冷的瓶颈又向后退出,但是它的外壁跟我肛门缺乏润滑的括

    约肌紧紧的吸附住,我的直肠黏膜跟着被一起向外扯,残忍的是小伟插入和拔出

    的时候都会旋转酒瓶,这更让我痛到连哭都哭不出来,几乎晕过去。

    退出的酒瓶毫不留情的折磨着我的黏膜。

    不同于插入的时候,紧绷的身体夹住了瓶颈,向内收缩的肌肉拉住了酒瓶不

    让它向外拔出。

    两力相挣的结果,使得苦痛在这抽拔的过程里似乎每一分每一毫都比插入时

    增加了两倍。

    加上小伟都会故意旋转瓶身,这样的虐待更让我彷彿置身于地狱之中。

    我仰起脸向上弯起了身子,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瓶颈一寸寸捵长我的肠壁,肠道一毫米一毫米的向外撕裂。

    我的身体颤抖着,疼的一动也不敢动,紧缩着全身忍耐着小伟把瓶口向外拔。

    身体的痉挛加重了虐待的痛楚,也使得我的小穴紧缩,牢牢的吸住了大支的

    鸡巴。

    他兴奋得叫嚷起来:「喔!妈的屄咧!夹的好紧嗫!」。

    痛苦中感到一个东西在阴道中向我得肚子里推进,是躺在身下的大支。

    在我肛门感受到痛苦的时候,把他的大鸡巴向我的身体深处插入,享受此刻

    阴道的缩紧。

    我感到他按着我的屁股,把他的骨盆朝上推送,将那一只正擎天的昂扬的铁

    柱向上顶起。

    小穴一吋吋的被它填满,粗大的阴茎像个楔子一样一点一点的撑大我的阴道

    ,分开我的身体。

    阴道的底端被胀的发硬的球体盈满,涨鼓鼓的大龟头抵到了花心。

    但它还是抵着我的子宫继续深入我的体腔,向里挤压我的身体,就像要穿透

    我得肚子一般。

    「呃……啊!……啊啊!……啊!」。

    我发出呻吟。

    硬梆梆的龟头顶在我的子宫上停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向后退出,花心上的压

    力骤减。

    「唔?!」。

    我舒了一口气。

    撑开的阴道收拢了起来,体腔内的产生的负压使合拢的阴道更夹紧了大支的

    肉棒,彷彿舍不得他的鸡巴后退一样紧紧吸住他的龟头。

    像内紧缩的力量阻住了向外抽拔的动作,增加了阴道里的滞缩,肉棒和龟头

    稜子挼搓着阴道黏膜滑动,拉出了两片小阴唇和阴户周边的肉,撑大了阴道开口。

    「呃!」。

    在我感到龟头搓着我私密的小荳荳的时候,那大家伙又顶了上来,整只滑进

    了我的阴道,把两片小阴唇和阴穴口的肉又塞了进去。

    「噢!」。

    我一紧缩,下体又把大支的阴茎吞了回去。

    肛门里的酒瓶让我全身僵住,绷的紧紧的身体让我清楚的感受到阴穴里面鸡

    巴的移动。

    阴茎几次的塞入和抽拔后,滑动的瓶子到了肛门口,带得屁眼里面向外翻出

    ,把肛门口撑成一个圆。

    眼看就退到剩一截瓶口在肛门口上,但随即又塞了回来,把屁眼外的肉又挤

    了进来。

    「呃啊!」。

    我惨叫出声,向前扑倒在大支身上。

    我弓起背,缩紧了屁股,眼泪飙了出来。

    还没缓过来呢,屁股里的瓶子已经又拔了出去插回来,我再次疯狂的扭动起

    身躯哀嚎起来。

    「啊!啊!屁股要裂开了啊!……啊!啊!」。

    我正惨呼着,瓶子再度又拔出去插了回来。

    「啊……痛痛痛……!」。

    话音未落,瓶子又一次插入了我的肛门。

    「停啊!我不要了……呜呜呜……」。

    我哭喊着。

    在酒瓶的抽插下,我剧烈的上下振动着身体,曳动臀部,哭叫着想逃避插肛

    的苦痛。

    但摆振的臀部,却带动了我的小穴上上下下的套弄起还插在身体里的阳具。

    膣腔里面跟着骨盆底紧缩的肌肉,嗉紧了大支的鸡巴,大支爽的一直叫:「

    喔!好紧!妈的,一缩一缩的,还会自己套鸡巴!比刚才还会夹叻!」。

    他嫌我身上的衣服一直甩动,就抓住了我的衣缘下摆,把我的白色大圆领T

    和黑色胸罩一起脱了下来。

    接着抱紧了我的腰,开始上下挺动起他个骨盆,将他的鸡巴在我的身体里展

    开冲刺。  「啊!啊!屁股要裂开了!」。

    我赤裸着上身在他们的包夹下仰起了脸哀嚎着:「啊!啊!啊!停啊!……

    求求你们停啊!」。

    鸡巴撑圆了一前一后两个小穴洞,洞口的肉彷彿撕裂开,被肏得翻进翻出,

    火辣辣的痛得我不停的大声惨叫。

    一对丰润的玉乳在雪白的胸前剧烈晃动着,两粒粉红色的小奶头垂在丰乳尖

    端乱颤。

    大支怕引起外面的注意,伸手摀住我的嘴巴,并且示意阿大把电视音量再开

    大声一点,我已经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不断声嘶力竭的在尖叫、在嘶号。

    大支按住我的颈子,把我凑近他的脸,用他的唇堵着我的嘴不让我发出声音

    来。

    「呜唔唔唔……呜唔唔唔……」。

    酒瓶和阴茎在我的身体里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我的肛门和阴户。

    我号泣着,捱着他们两人的虐待。

    不知道酒瓶在我的肛门里这样一挤,一钻,还带旋转的抽插进出了多少次,

    小伟才把它拔了出去,拔出去的一瞬间,我感到肛门一松,一阵液体彷彿从我屁

    眼里喷出。

    我也不知道从我身体里喷出去的是什幺东西了,只知道自己的身子也跟着一

    软,摊在了大支身上。

    耳朵里还听到小伟的笑声:「把你这破麻的屁眼用酒瓶通一通,大小刚刚好

    插进去……」。

    接着就感觉到小伟的身体贴上了我的下身,双手按到了我的屁股上抓住我的

    屁股肉,把两只拇指抠进了我的屁股缝,用力的掰开了我的两瓣屁股肉,把他的

    阴茎顶在了我的屁股上,用力一抵,「咕滋!」

    一声,他的龟头插进了我的屁眼。

    「啊??!」。

    我惨叫出声,被龟头插入的屁股像撕裂一般。

    我痛的说不出话来,咬着牙根,面部表情纠结在一起,紧紧伏在大支身上不

    能动弹。

    紧窄的肛门毕竟不同于阴道,没有爱液润滑,刚刚虽然经过酒瓶扩张,还是

    很滞涩的不易插入。

    于是小伟的鸡巴开始用力往下向我的屁眼里面压迫。

    肛门肌肉紧绷的反射动作像是在抵抗着他硕大的肉棒,即使他以全身的力量

    向下压着,我紧闭的肛门也只是慢慢的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向他坚挺的大肉棒

    屈从。

    「啊?!啊啊……!」。

    我惨叫着,用力扑打着地板,死命的振动身体。

    艰难的插入过程给我带来了漫长的痛苦,但是无法阻止他的阳具缓缓深深地

    侵入。

    而我的身体在极度痛苦下抽搐颤动着,直到他的整根肉棒无人性的进入我的

    屁股。

    终于,他粗大的硬物完全的滑进我的直肠,佔有了我的身体。

    我无力的趴在大支身上喘息着,耳朵里还听到小伟对我的言语羞辱:「喔!

    干!涵琪你的屁眼还真能夹欸!「「呜呃呃呃!!」。

    我痛苦的呻吟着,嘶哑的哀求他们:「不要再来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不

    好!」。

    这时候肛门的紧缩却像是背叛我的身体一样,反过来变成了为侵略者的肉棒

    提供服务,紧绷的反射动作像是在吸吮着他们的肉棒,增加了侵略者的快感,彷

    彿在鼓励侵略者们更进一步的侵犯我的身体。

    「妈的,喔!你爽死我了!」。

    小伟说:「但是抱歉啦,现在我要来干死你了」。

    接着他开始在我乾涸的直肠里抽送起他的鸡巴。

    「啊!」。

    我尖叫,踢动穿着丝袜的双脚。

    小伟双手把着我的腰,把他的鸡巴完全钉进我的屁眼中,像打桩似地用力在

    我的直肠里进进出出,快速的抽了几十下。

    我的身子随着大支在阴道里的抽送和小伟在我肛门理的扦插而前后晃动。

    剧痛从下体传来,我感到两只鸡巴撕裂了我的小穴和肛门。

    「啊啊啊——啊!」。

    我惨烈的嘶号着,泪水和汗珠被操得像下直淌,括约肌和小阴唇跟着他们的

    抽插翻进翻出。

    身下的大支也没停,虽然我阵阵的哭叫声和哀求的声音不断,他却完全无视

    于我的哭号和哀求,用双手按住我两片白润的臀肉,将我的下体紧压在他的小腹

    上好方便他的阴茎抽送。

    受到阴道和阴茎紧密结合的摩擦,我感到阴户旁的两片小阴唇不断的被他的

    大龟头带进带出,每一次抽送都增加了他的快感和我的痛苦。

    我记不得我被他抽插的次数了,只知道他像只禽兽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将他

    的大鸡巴捣进我的小穴深处,不断的用他巨大的鸡巴折磨着眼前的我。

    紧窄的小阴穴里塞入了我不堪负荷的大肉棒,在不断抽插中逐渐肿胀的小阴

    洞说明了我的痛苦,而我却只能由着他的大肉棒插入我的小阴穴内任意抽送,然

    后随着他的抽送发出嗯嗯嗯的泣叫声。

    背上的小伟愈插愈起劲。

    他像只公狗一样的趴在我身上,在我背后快速的摆送着他的屁股「嗖嗖嗖」

    地急肏起来,他的肉棒不断的从肛门肏进我的直肠。

    在肛门被肉棒抽插无数次之后,他伸长手臂,两手牢牢地扳住了我纤弱的肩

    头,勐地把我的上身扳起,同时向前挺腰,将鸡巴往我的屁眼里一捣。

    「啊!」。

    我被捣的哀叫出声,然后头上一紧,「噢呜!」。

    我不禁又叫出声来。

    原来是小伟伸手握住我凌乱的披肩长发。

    他揪起我的脑袋,让我面对着阿大手上的摄影机镜头。

    「来!嗬……嗬……给大家看看……嗬……你这个婊子被我插屁眼插到爽的

    样子!」。

    他喘着气,扳着我的身体,边抽插我的屁穴边说着,接着两手和腰胯同时动

    作,一扳一挺,连续几次用力的把鸡巴捅进我的直肠里。

    「啊!啊!啊!呃啊!」。

    我在他的重捣之下叫唤着,他一边用力奸我,一边嘴里还发出「啊啊啊……」。

    那种临近射精的叫唤来。

    阿大一手托起我的下巴,拍摄我痛苦扭曲,泪流满面的表情:「哈哈哈!这

    表情看着真爽。涵琪的小阴洞里钉了两只大鸡巴!」。

    他冷血的拿着镜头对着我的脸嘲笑着:「喔,脸都哭到变形了,校花变丑女

    啰!」。

    还带着笑容戏谑着说:「大支哥哥这次干你有没有很爽?」。

    「哼……!」。

    我闷哼着,咬紧牙关,蹙紧了眉头,想低下头却无法低头,只好闭上眼睛,

    硬撑着忍耐他们的摏捣。

    心里一直期待他们两个赶快射精。

    小伟从后面肏着我说:「再加一只,爽上加爽!」。

    「我等下再来,先帮她摄影留念,呵呵呵呵」。

    阿大说。

    「哈哈哈哈哈!」。

    他们都笑了。

    我仰着脸,屈辱的流着眼泪被迫面对镜头,小伟揪着我的头发使我无可回避。

    但我也无心理他,因为我觉得我的身体已经紧绷到了极限,我已经快要不行

    了。

    「呃……呃……不要了……呃……我不行了……呃……」。

    我喘息着哀求他们:「呃……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让我休息一下……」。

    「嗬哦!她不行了耶!」。

    「哈哈哈,真的把她干到求饶了耶!妈的,超强!」。

    不过这些男生怎幺可能会放弃呢?「不行,要干到她软脚才算!」。

    大支粗长的20公分大阴茎加重力道继续向我的阴道里突刺,而灯光下我白

    得耀眼的小屁屁里还插了根小伟的鸡巴,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赤裸了下体无助

    的趴在祭台上,光屁股蹶着让人边操屁眼儿边干穴,不堪负荷的我只能低着头痛

    苦的承受小嫩穴和大阴茎的交合,不断的坌息哀告:「呃……呃……呃……求求

    你们,我真的不行了……呃……不要了……呃……让我休息一下……呃……让我

    休息……」。

    下身加重力道的快速突刺是对我唯一的回应。

    终于……我再也承受不住他们的虐待,晕了过去。

    朦胧中,传来了他们讨论的声音。

    「欸,干,不动了欸!」。

    不知是谁发现了,肛门里的鸡巴推动了几下,我软瘫的躯体跟着推送晃浪了

    几下,然后一动也不动的伏在大支身上。

    「会不会真的被我们干死掉了?」。

    「不可能啦,我们又没怎样,女生本来就是要被干的啊!干个两下不会死的

    啦。喂!涵琪,别装了啦!」。

    身体里的鸡巴又抽送了几下,试试我的反应。

    「喂!」。

    我还是没反应,有人伸手试了一下我的鼻息和脉搏……「干!没事啦,还活

    着。装的啦!」。

    「装的喔?那就继续干,干死她!」。

    小穴里的鸡巴和肛门里的肉棒又抽送起来,两只阳具捣得我伏在大支身上的

    躯体晃得一浪一浪的。

    包厢里响起了鸡巴抽插肉穴「噗滋噗滋」

    的声音。

    渐渐的,我又听到音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来,感觉到在我的股间有东西

    不断「啪啪啪」

    的撞击着我下体的前后两个小穴穴。

    阴户和肛门紧绷的火辣辣的疼痛里,掺和着下体内塞满鸡巴的饱胀,和夹杂

    直肠内异物扩张的滑动。

    我无力的?腻_头来睁开眼睛,看到大支的脸近在眼前,他正不怀好意的看

    着我淫笑:「两支鸡巴干得你爽爆了噢!?」。

    我吓了一跳,逐渐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像个三明治一样被大支和小伟夹在

    中间,下身饱饱的被两只肿胀得硬梆梆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他们两个正一下一

    上的把我包夹起来操着。

    小伟从后面贴在我背上,双手把住我的腰,弓着身子用他的鸡巴在我的直肠

    里抽送,阴茎从屁穴直穿到我的肚子里。

    大支两手扶着我的两片屁股,躺在我的身体下,腆着肚子挺送着他的骨盆,

    鸡巴向上塞入了我的阴道,硬梆梆的棒身摩擦的我的蜜唇,朝上滑动的庞大龟头

    一下一下的顶到了我的子宫。

    我弓起腰,低着头,忍耐着两只肉棒一前一后的在我身体里穿刺着。

    萤幕上正放着当红乐团的舞曲,乐团的歌手们正随着舞曲的节奏强力的摆动

    臀部,用力的甩动屁股。

    主唱还前后摆振他的骨盆,做出做爱的动作。

    他们两个乐了,模彷起乐团的动作来抽插我的穴。

    「嗒??!嗒!嗒!嗒!……嗒??!哒!哒!哒!」。

    小伟一边跟着重金属的节拍唱着,一边弓着背,像乐团主唱一样,跟着重拍

    用力勾动臀部往我的肛穴里顶了两三下,他的下体重重的撞击在我的屁股上,我

    被顶的向前扑倒,趴到大支身上。

    身下大支的鸡巴也没闲着,抓着节拍就跟着用力往上挺,龟头捣进了子宫,

    我的下体被顶得弹了起来,正好让后面小伟的鸡巴插了进来。

    「唔!啊?啊!」。

    肚子里的冲击使我唉了出来。

    接下来萤幕上是一阵快速的旋律滑过,小伟把住我的腰,弯着身子,就是一

    阵快速冲刺,底下的大支也随之用力的挺送他的鸡巴,把我往上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他们顶得身体一阵乱颤,发出了一连串的哀叫声。

    「哈哈哈哈,这样干穴真好玩,全新的体验呐!」。

    小伟笑着跟着节拍唱:「嘟?嘟嘟嘟??」。

    然后和大支一起用力的把鸡巴顶进我的穴里。

    我的身子被大支的鸡巴顶的上下振动起来,他的龟头顶在我的穴心上。

    后面又被小伟从肛门插送,他的肉棒穿过我屁穴的洞滑进了直肠。

    上下两个穴里都传来剧烈的摩擦,强力的冲击不断的捣在我的肚子里。

    「呃!啊啊!不要……」。

    穴里的鸡巴突然用力的顿了三下,我受不了这冲击唉了出声。

    「……唔,啊!……啊!」。

    接着两只鸡巴又用力顿了三下,原来又到了间奏的重拍。

    接下来副歌的旋律响起,他们又跟着旋律开始新一轮冲刺。

    「呜呜呜……啊啊啊啊!……」。

    阴道和屁穴里的冲击忽快忽慢,忽浅忽深。

    我也跟着他们的抽送泣叫不已。

    他们两人跟着歌曲操了一会儿我的穴,大支说:「干,不好玩,来,换个姿

    势」。

    说完,从腰部抱住我,说:「小只马就要玩火车便当!我们来夹三明治火车

    便当!」。

    我不知道什幺是火车便当,但他跟小伟似乎都很熟悉。

    大支一手抱着我,一手捉住了我的膝窝:「来!慢一点,别给它滑出来」。

    他托住我的一条腿,慢慢坐起身来。

    身后的小伟环抱住我的腰,两手按在我的鼠蹊,把下体贴紧了我的屁股,慢

    慢的直起身。

    「你们……你们想干什幺?」。

    我害怕的询问着。

    「手抱好!」。

    大支命令我,我害怕的依言抱住他。

    他又说:「很好。你腿夹紧我。要是敢掉下去的话,你看我怎幺奸死你!」。

    无力的我怕滑下去,双腿只好勉强夹着大支的腰,双手挂在大支的脖子上。

    与其说我怕滑下去,不如说我更怕他奸死我。

    于是我双腿夹着大支,大支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扶在我的一条腿上,小伟

    抵着我的屁股,三个人成一个前后包夹的姿势站了起来。

    「呜呜……放…放过我吧,我给你们求了啊…呜……」。

    我恐惧的哀求着。

    话没说完,大支把抱着我的腰的手一松,挂在他身上的我就向下一滑,小穴

    正好对着大支的阳具根部套去,大支顺势用力一顶,「呀?」。

    我惨叫一声,小穴里夹的阳具全部被小穴吞进去顶到子宫,直没至根;屁眼

    里的肉棒也整支滑入直肠。

    「啊呜!」。

    我哀叫着倒到大支身上。

    小伟从后面顶着我的屁眼,试着和大支一前一后夹着固定我。

    大支两手挽着我的膝窝把我的双腿环在他的腰上,腆着肚子从前面承住我趴

    在他身上的重量,像卖火车便当的小贩一样撑着我的身体摆弄他的骨盆;小伟弓

    着身子贴在我背上,从后面托住我的双腿抽送他的腰,两人上下振动身体,跟着

    音乐节奏一上一下地干起我来。

    「呃!……呃……呃啊!」。

    我的子宫被鸡巴顶得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他们用力的把鸡巴顶进我的下体。

    我被抛起来,又落下来,重力加速度让那两只鸡巴在我的体腔里一摏到底。

    然后又被顶到抛起来,落下来套到鸡巴上。

    「噢?噢,好紧!」。

    大支呻吟着:「这样干的好深!」。

    小伟也附和着:「噢!对呀,这样插…她的…她的屁眼…噢!也插得好深!」。

    我则是在他们两人中间被边干边哭!不停的哀求他们:「好痛…好痛…放我

    下来…放我下来啦!呜?」大支他们才不理我呢,他转过头去对阿大说:「再放首歌来,我们要跟她跳

    舞」。

    阿大放了首歌,音乐旋律响起,是首慢歌。

    大支就和小伟一前一后的把我包夹起来,跟着音乐节奏一下一下地在我的阴

    道和肛门里抽送他们的下体,对我说:「来跳舞吧!」。

    然后贴紧了我,开始随着音乐在包厢里游走。

    配合着音乐节奏一下一下地干着我。

    他们迈动的脚步在音乐的流转里踩着高高低低的节奏。

    伴随着步伐的高低,他们的身体带动了两支阳物上上下下的在我的阴道和肛

    穴里滑动。

    我双手抱着大支的脖子,双腿盘着他的腰,哭着被他们夹在中间。

    赤裸的肌肤与他们的身体紧密的贴合,随着脚步的滑动和他们的身体互相摩

    娑着。

    大支用双手把着我的娇躯上下的摩玩,小伟托着我的屁股,抚弄我穿着紫色

    丝袜的屁股和大腿,他们两个人的屁股一拱一拱的把阴茎往我的身体里面推。

    插入我身体的鸡巴有节奏的跟着音乐在我的阴道和肛门里来回的滑擦,阿大

    在旁边拿着摄影机一直拍摄我被他们夹在中间群交的样子。

    他们把鸡巴使劲的往我的肚子里捣弄,穿过了鸡巴的阴户和肛门叫两只肉棒

    给撑得紧紧的弸张着,洞口扩成大大的环形,身体入口处的软肉传来一阵阵撕裂

    的痛苦。

    我哭成了个泪人儿,一个劲的哀咽着:「呜呜呜……好痛……屁股好痛……

    呜呜呜……住手啦!阿大你不要再拍了啦!呜呜呜……「一阵嘈杂的重金属节奏

    滑过,插在小穴和肛门里的两只鸡巴突然加快了曳动的速度和抽插的力量,原来

    是一曲终了,又开始了一首快节奏的重金属舞曲。「喔嗬??RockandR

    oll!」。

    正抽插着我下体的大支兴奋的仰天欢呼,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噢!」。

    我吃受不住疼痛,哀叫出声。

    大支和小伟却跟着音乐的节奏扭动起了他们的屁股。

    破丝袜包覆不住的雪白屁股上浮起了红红的印记,闷胀的阴穴里一下一下传

    来肉棒顶到子宫的痛感,同时从肿胀撕裂的肛门里感觉到另一条阳物在我的直肠

    里不停的磨搓。

    插着肉棒的肛门和阴户周边的肉被摩擦得翻进又翻出,我的小肚子里涨得像

    塞了两个球棒。

    他们时不时的用力一勾屁股,狠狠的把阳物向上用力的顶进我的小阴穴。

    「呃……呃……呃……啊啊!呃……呃呃……」。

    我在他们的重插下哀喘着。

    强烈的节奏令得大支用力的摆动骨盆往我的下体上撞,粗大的鸡巴揬一下,

    揬一下的捣进我的小穴,阴道扩张又夹拢、夹拢又扩张的传来他的阴茎在里面滑

    动的感觉,他膨硬的龟头「笃!笃!笃!笃!」

    的捣在了我小穴深处的花心上。

    我的身子跟着他们的滑步颠得高高低低的,插在体腔里的阴茎也跟着他们身

    体的振动上上下下的在我穴里抽送。

    我紧紧的抱着大支,脸埋在他的身上哼哧着,忍耐着下体的冲击,他们的阳

    具每用力的向上顶一下,我就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身体跟着弹动一下。

    「嗯!……嗯!嗯!……唔!唔!……嗯!嗯!……」。

    哼哧声一下一下的被捣进下体冲撞的鸡巴挤出了我的嗓子,它们反覆不断的

    挤进我的屁穴和阴唇,进入我的膣腔和肛道,把饱鼓鼓的龟头一直撞到我的肚子

    里。

    我抱在大支身上,跟着大支扭动的屁股被顶的一上一下的晃动。

    小伟弓着背,抓着我的屁股摆弄他的骨盆,催动着他的鸡巴向上抽插我的屁

    眼,肉棒在我紧绷的直肠里面「簌簌簌簌」

    的快速插入抽出,被鸡巴扩张大的肛门里面感受到阴茎一塞一拔、一塞一拔

    的在我的身体里抽动。

    两条粗大的肉棒快速的在我的下身里面拱动着,分裂我的肛穴和阴部。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体的冲击使我禁不住的又哀叫起来。

    萤幕里的女歌手正好也正在「啊啊啊」

    的咏唱着。

    「嗄啊!被干也可以跟着唱喔?呵呵呵,涵琪真的是爽到了哦!」。

    阿大嘲笑着用言语羞辱我,说:「这首节奏特快,就知道用它来操你可以把

    你干得爽到飞上天!」。

    「呜……好……好痛!身体……身体要裂开了啊……好痛!」。

    我哭着说。

    「有什幺好痛的?我就是特别挑这首来给学长他们肏你的穴的!」。

    阿大淫淫笑的看着我说:「跟学长干一干就会爽了」。

    「呵呵呵呵,学妹,被你赚到啰!」。

    大支说,加快了他下身摆动的幅度:「看来学长要马力全开了,等一下爽死

    你!」。

    「嗬!不要了!会痛啊!……呜呜………」。

    我哭着哀求。

    但是根据之前的经验,我的哀求只会换来他们更恣意的凌虐。

    果不其然的,下体立刻被两只鸡巴同时的用力插入。

    「噢呜?!」。

    我被干的又弯起了身子,耳朵里还听到阿大戏谑的对着大支说:「哈哈哈哈

    ,涵琪娇喘啰?就怕学长的腰不够力喔!」。

    「妈的,敢削我的面子!让你们见识一下什幺是狗公腰!」。

    大支有点不服气,他托紧我的臀部,跨开他的脚步,一付蓄势待发的样子:

    「站一边好好看着,看学长我怎幺干烂你们班这个小婊子的小贱屄!」。

    「呜啊!不要啊!呜呜……」。

    我挂在他的脖子上,吓得哭出声来,也顾不得肚子里的疼痛,对着阿大说:

    「呜呜……阿大……阿大你不要害我啊!」。

    阿大一脸痞相的看着我笑着说:「让你爽怎幺会是害你咧!嘿嘿嘿!」。

    「干,你的意思是说我刚刚干你干得不够爽?嗄!」。

    大支禁不住煽动,停下了他摆动的臀部,恶狠狠的对我说「啊!不……」。

    我瑟缩的看着他。

    觉得男性雄风被冒犯了的大支逼近了我,他的脸几乎贴着我的脸,说:「既

    然你觉得刚刚干得你不够爽,那就再干你一次吧!」。

    「不是啊!不,我……」。

    我感到他插在我阴道里的鸡巴似乎一抖一抖的在跳动:「不是……我没有不

    爽……」。

    「那是很爽啰?」。

    他不怀好意的盯着我。

    「呃……是……不……」。

    我发现自己失言,不知道该怎幺改口,只感到后身直肠里小伟的鸡巴还在一

    下一下的抽送着。

    「很爽就再让你回味一下吧!」。

    他插在我阴道里的鸡巴似乎又抖动了一下。

    「啊!不……是……」。

    我慌了,不知怎说才好,转头向阿大求援:「阿大,救我……」。

    我的眼泪扑簌簌的流下。

    阿大当然不会帮我,他不但不救我,还嘲谑着我:「嗬哦?你得罪了大支学

    长,你死定了!等一下大支学长一定用他的大鸡巴干死你!」。

    我不知所措,转过头又向大支哀求:「呜呜……学长!你饶了我吧!……」。

    大支抽送起他的鸡巴,睨着我反问:「怎幺饶?是要被爽死还是要被干死?」。

    我愣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哦?没用了!涵琪!准备受死吧……呵呵呵,我觉得被爽死比被干死好耶!」。

    阿大拿着摄影机拍着我的脸,对着我幸灾乐祸的说:「来,笑一个!」。

    「呜……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不好……」。

    我向他们张望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啜泣着哀求道。

    「说那幺多废话干嘛?」。

    背后的小伟说话了:「反正你今天就是要被我们干了。我们呢?也都干过你

    了,哼哼哼,你就乖乖的张大你的鸡掰让学长再干你一次吧!」。

    他插在我屁股里的鸡巴正把我的肛门碜得发疼。

    「妈的,什幺张大鸡掰!」。

    大支纠正道:「要夹紧!鸡掰夹紧了干起来才会爽」。

    他接着又恶狠狠的命令我说:「给我张开大腿,夹紧你的鸡掰让我干。妈的

    ,这次一定要干到你求饶!」。

    「啊啊!学长对不起!」。

    我吓坏了,哭着哀求他:「求求你放过我!……呜……」。

    我呜咽着说:「学长,你放过我!你放过我!我什幺都愿意做!呜呜呜……」。

    「什幺都愿意做是吧?」。

    大支问。

    我忙不迭的点头。

    「那好吧」。

    他凑近我的耳朵,小声的说:「你就这样子脱光光的到外面去,找一个服务

    生进来让他干你给我们看,我就放了你!」。

    接着,他看着我笑了。

    笑得让我不寒而栗。

    「啊!学长,不要啊!啊啊!」。

    我发出绝望的悲鸣。

    「什幺不要啊?」。

    大支说:「不让我看那就乖乖的让我干吧!」。

    说着就狠狠的把鸡巴捅进我的小穴里。

    「学长!不……噢!」。

    下体突然而来的重击,让挂在大支身上的我缩了起来:「呜……」。

    小伟把鸡巴拔出了我的肛门,把自己投到沙发上坐下来,说:「来喔!学长

    看你表演啰!」。

    「好!看我的!」。

    大支抱着我向前一倾。

    「啊!」。

    瞬间我向后一仰,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倾泄而下,失去平衡的我不由得惊叫出

    声,吓得双手牢牢的勾着大支的脖梗后面,一双穿着紫色透明丝袜的长腿盘在他

    的腰上,就这幺斜斜的挂在大支身上。

    大支一手扶着我的背,一手挽住我的一条腿,由上向下俯临着我,大呼一声

    :「来啰!心怀感激的迎接学长的大肉棒吧!」。

    接着我的小穴就撞进了一阵剧烈的冲捣,他的龟头像打桩似的次次都顶到我

    的花心。

    「啊啊啊啊!」。

    我被他插得仰面哭叫起来。

    虽然后面少插了一只鸡巴,但我并没有比较好过。

    大支这个男生非常的自负于他天赋的巨大鸡巴,喜欢夸耀他的性能力,认为

    所有的女生都应该理所当然的臣服在他巨大的肉棒之下,因此性交就是他的表演

    场。

    他要用胯下的长枪让被他压在身体下的女性求饶。

    至于与他交合的另一半是否欢愉?他毫不在意,只想用征服满足他表现的欲

    望。

    被蹂躏的对象越是柔弱痛苦,他就会越有快感。

    刚刚我在无意间损到了他的自尊心,所以他这次的抽插也越发的激烈了,剧

    烈的摏捣跟着音乐强力的节拍闯进来,巨大的鸡巴重重的一下又一下摏进我的小

    穴。

    「爽了没?嗯?要不要求饶?嗄?」。

    他在我的哀号声中厉声质问着,完全无视我的痛苦。

    「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我被他干得哀叫着:「饶了我!饶了我啊!学长!求求你饶了我啊!「垂下

    来的长发随着大支鸡巴的抽送甩动着,赤裸的上身因着下身冲击在颤动,一对嫩

    白的玉乳在胸前剧烈的振荡,带的乳房上粉红色的两颗小蓓蕾上上下下的抖擞。

    大支长驱直入的龟头揬触在我阴道穹窿处,他的耻骨在音乐的节奏的拍点中不停

    的撞上我的秘唇,发出」

    啪啪啪啪「的剧烈声响,顶得在阴道里的鸡巴都戳到了我的肚子。对我来说

    ,二十多公分的粗大鸡巴顶到肚子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啊啊啊!饶了我!饶

    了我!」。

    在他性暴力的虐待中我不停的讨饶:「学长!你好厉害!你好厉害!我投降

    ……我投降……啊啊啊……饶了我吧!呜呜呜……」。

    肉穴两边的阴唇被粗大的肉棒捻揉着塞进了阴户,又搓砑着拉出了膣腔,坚

    硬的肉茎挤压着我的膣穴,催送着硕大的龟头一下接着一下的搥打在我的肚子里

    ,他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示弱而有停止的意思,继续用力的催送他的鸡巴抽插着我

    的阴道。

    「呜……啊啊啊……呜……呜……啊啊!」。

    我被大支奸得喘不过气,只能在节拍间的空档里颓息。

    伸长的双手紧紧的勾在他的后颈上,忍耐着那大肉棒像攻城槌一样,一下一

    下的捣破我两腿之间的门户插入我的身体。

    我侉在他的身上晃浪着,巨大的冲击令我不断的惨叫。

    他在我的哼泣声中越抽越过瘾,乾脆抱着我弯下腰来抽送。

    「啊呜!」。

    我惊叫起来,身体跟着向后仰倒,几乎是倒挂在他的身上了。

    我缩紧了身子向前欠起,像个树懒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这个姿势正好看见大支的腰部在我两股之间一前一后摆动,我恐惧的看到它

    正带动巨大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分裂我的下体,插入我的阴户。

    「啊!啊啊啊?!呃……嗬……嗬……啊啊?!」。

    我吊在他身下被他干得大声哀呼着。

    他的下体使劲儿的冲撞我的骨盆底,把硕大的鸡巴深深的塞进了我的肚子里

    ,粗长的鸡巴每一下都像是插破了我的子宫。

    我的身体随着他的抽插一直摇动,穿着紫色丝袜的长腿紧紧的盘着,牢牢的

    夹住他的腰,试图限制大支腰部的动作。

    「哈哈哈哈?!」。

    我的举措令大支哈哈大笑,他挽着我的大腿开心的说:「爽了噢!现在来把

    你干到飞上天!爽死你!」。

    说完他就抱住我的腰,向上直起身体把我拉起来,接着腆出了他的肚子支撑

    着我,然后一下一下用力的向上颠动他的屁股。

    饱胀的阴茎在阴道里滑动,对着我的肚子又是一阵痛捣。

    龟头狠狠的搥击到我的子宫,力道强劲的硬是把我顶上了天。

    我是真的被他顶了起来,就像个布娃娃一样,在他身上被抛上抛下。

    插进来的龟头搓着膣腔就往里捘,跟着骨盆底的撞击顶到了穴心上把我弹起

    来。

    我痛哼着,感到阴茎向下滑动着脱离我的身体,龟头又从我的膣穴里拖了出

    去。

    就在他的阴茎正要脱出我的阴道之际,我弹起来的腰刚好被他的双臂揢住,

    又把我压了下去,插在下身的鸡巴棒子再次分开了我双腿中间的两瓣蜜唇,一路

    捅进我的阴道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男人宫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